在专门探讨全球性议题的会议上,斯克里普斯气候变化影响与适应中心(Scripps' Center for Climate Change Impacts and Adaptation)的主任马克•梅里菲尔德(Mark Merrifield)播放了一段他和他的斯克里普斯海洋学研究所(Scripps Institution of Oceanography)研究团队以前看过很多次的视频。


视频中,画面聚焦在一处雄伟的沙质悬崖,它使得圣地亚哥沿岸的这一地段如此具有标志性。此时,每个人都意识到悬崖沙石松动的特写镜头–古老且柔软的沙子和有些成块的岩石纷纷滚落到沙滩上。接着悬崖上方,一条通勤铁路正在繁忙的运作着。房间里的议员们面色凝重,不发一语的看着视频。


梅里菲尔德说:「这本来是一种无须理会的自然现象,但随着海平面上升,它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


洪水预测的结果变得越来越糟,关键的道路和基础设施距离落入大海仅几步之遥,沿海上下游的城市也在这严重问题下日渐瘫痪。因此,众人成立了海平面上升与加州经济专责委员会(Assembly’s Select Committee on Sea Level Rise and the California Economy),以便科学家和当地领导人分享他们所面对的挑战。

图片来源:LA Times



该委员会星期二举行了五年来的第一次会议,重新引发了关于海平面上升的讨论,以及该州必须更好地为沿海社区免受破坏性损失做好何种准备及措施。


他们说,不断上升的海洋可能感觉就像是一场缓慢的灾难,但这是国家不能忽视的社会,经济,与环境的三重灾难。到本世纪末,加州的海面可能会上升9英尺以上,甚至如果大型冰片土倒塌的时间比预期的要早,则可能会上升得更高。


「我们知道大海在上升。……这不是将来要发生的事情,而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要求复兴并担任该委员会主席的女议员塔莎•博纳•霍瓦斯(Tasha Boerner Horvath, D -Encinitas)说道。「我们该如何保留海岸线的美妙之处,同时面对海平面上升所带来的未来100年的现实问题呢?」


该委员会召开之际,是呼吁在全球范围内采取更大行动,以应对剧烈的气候变化。青年活动家正在举行静坐和绝食抗议,科学家们也在大声疾呼着,甚至简•方达(Jane Fonda)也加入了这场斗争。

图片来源:OC Register


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F. Kerry)以及前加州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和好莱坞名人组成了新的两党联盟,并在本周末宣布“零世界大战-零碳排放之战”。本周,世界各国领导人在马德里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齐聚一堂,就如何阻止全球暖化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激辩。


越来越多的加州居民由于干旱,火灾,以及大气河水风暴的接踵而至,正在渐渐提升危机意识。到2100年,可能有超过15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经济损失比该州最严重的地震和野火更具破坏性。此外,盐沼是水鸟和濒危物种的家园,它们也正面临灭绝的危险。


根据《美国地质调查局》最近的研究,仅在南加州,三分之二的海滩就会消失,沿海悬崖可能侵蚀内陆深达130英尺。沿着德尔马(Del Mar)海岸,火车轨道相当靠近坍塌的悬崖边缘,感恩节期间的大雨引发了沿海这一重要铁路走廊的更多滑坡,这是连接洛杉矶和圣地亚哥的唯一火车路线。


科学家们说,这一切的恶化程度,取决于加州居民和世界其他地区可以抑制多少碳排放。毕竟,海洋正在吸收这些多余的热量。


消息来源:LA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