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荐读 


《纽约时报》周日书评不多见地推荐了一本关于亚裔美国人历史的新书,《亚裔美国人的故事》,这是一部追溯了多个亚裔美国社区经历的综合史,从19世纪50年代加州的中国劳工,到20世纪80年代明尼苏达州的苗族难民。
作者Erika Lee是明尼苏达州立大学历史系的教授,本人也生活在明尼苏达州。Erika以亚裔美国人不断在被标注为 “好亚洲人”和“坏亚洲人”之间循环开头,描述了移民与定居背后,不断变化而且通常是自相矛盾的概念。
《纽约时报》书评引述道:“当19世纪到20世纪初,亚洲移民威胁到白人劳工时,我们是“被人看不起的少数族裔”。然而到了冷战期间,我们又被描述为“模范少数族裔”,以便稳定美国学术界精英的信心。这种标签变换的随意性,显示出我们不可靠的社会地位是怎样取决于我们在人们心目中的功能:廉价劳工、反共斗士、 乃至令所有其他肤色的社区都相形见绌的超级优秀学生。
和其他述写亚裔美国人历史的前辈们一样,Erika的这部综合史极为强调外部政治与经济力量的作用,由于这些力量,亚洲人有时被欢迎,有时被排挤;有时被接纳,有时被驱逐;有时被贴上“好”的标签,有时被贴上“坏”的标签,这些变化都可以解释亚裔美国人作为种族与民族社区是如何形成的。
NPR 记者
请允许我问问您个人的故事,您的祖辈是什么时候第一次来美国的?
Erika Lee
我和姐妹们小的时候都认为我们是第三代中国,因为我们祖父母的家庭都是从中国移民来的。但当我开始了解更多过去的事情以后,我才发现原来我们的家庭史可以追溯回不仅是三代。我的曾-曾-曾祖父是淘金年代第一批来加州的中国人。
NPR 记者
他留下了吗?
Erika Lee
他留在加州,但是当时的情况是,加州反华的情绪非常强,也有很多暴力事件。后来,他就搬到东海岸了。在纽约的中国城,他是第一批开店做生意的商人,同时他也在费城做生意。但由于当时的排华法案,他不得不把妻子孩子留在中国,独自在太平洋的另一边打拼,整整三代。这也是为什么直到我祖父母搬到美国,我们才真正意义上的成为美国人。

NPR 记者
在你的记录里,那些初代来美国的祖先认为他们是新崛起的美国人还是依然是中国人?
Erika Lee
在很大程度上法律不仅排除中国移民,同时也阻止并禁止中国移民和所有其他的亚洲移民成为美国公民。因此,即使他们想成为 “美国人” ,真正的美国人,法律也不允许他们这么做。直到1943年,中国移民被允许入籍公民。直到1952年,日本的移民被允许成为美国入籍公民。
NPR 记者
你刚刚提到你的曾祖父在美国,并得到允许从中国把他的妻子和2个孩子带到美国。他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但他只带了儿子和外甥,他选择带另一个男性的亲属,而不是他的女儿。他为什么这样做呢?
Erika Lee
这是我永远无法得到回答的问题。当我长大的时候,我的曾祖父已经不在了。我的祖母选择沉默。她拒绝谈论她是如何来到美国的。不得不说,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想想那些排华法案,他们是一个门槛,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进来。而在早年在遥远的西部,妇女被认为是处于危险之中的。同时,中国人的的想法是,有机会出去,就应该送最有能力赚钱养家的人去。因此他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是一个悲剧。我的祖母被留下。而她来的唯一方法是嫁给我的祖父。
NPR 记者
在研究这段历史后,你对如今的移民问题的认知和其他大部分人有什么不同?
Erika Lee
是的,我总是试着从历史的角度看问题?从这些一直被讨论的移民问题中历史告诉了我们什么?边界安全?出生公民权?驱逐出境?我们之前就讨论过移民问题,有一些人一直认为移民会对一个国家造成威胁或危害。但事实上,我们存活下来了。不仅如此,我们已经成长为国家的一部分。
小乔的评论
参与制作这部记录历史的节目《足迹》已近4个月,接触早期华人移民史是一个发现和震撼的过程,与见证历史的人对谈,仿佛也被他们带进了时光机,置身其中才更有底气了解,中国人到底好在哪里,坏在哪里。所谓的标签,或许仅是某个特定时代的烙印,最终都会被历史的大江大海掩住,光芒不复,但,凡走过的,必留下痕迹,这也是我们制作《足迹》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