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国卫生总监、约翰.霍普金斯公共卫生学院杰出政策学者Vivek Murthy教授在接受《每日全球卫生资讯》采访时,对医院现在需要采取的保护措施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图片来源:American Medical Asso


尽管未来几周内,医院、医生和护士将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 Murthy教授仍发现令人鼓舞的复原迹象。Murthy教授表示,“我伤心的是,我们正在派遣医生、护士和医护人员参加一场战争,而他们没有所需的装甲和防护。而我们永远不会让我们的军队这样做。”


Murthy教授表示,他从医生那里听到的消息是,现在医院正试图让多名患者使用同一台呼吸机。因为现急需找到一种可以满足病患量的医疗方法。


“我们已经开始看到世界各地的医护人员生病。 意大利有3000多名医护人员感染了COVID-19。 我们开始在美国看到更多的医生和护士生病。 当我们最需要他们时,也将失去他们。 这是一个关键问题。 我们必须让他们使用所需要的个人防护设备。”

图片来源:Business Insider


Murthy教授强调,“很少有医疗系统为此做好准备。 因为这超出了一个世纪以来任何人的见识。在一些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中,许多医院预计对重症监护病床和其他病床的需求将是当前总床位的5至10倍。 ”


尚未有冠状患者激增的医院应做好准备,需要加强考虑的三个关键领域是床位、医疗防护设备及机械、还有卫生保健人员。

图片来源:TodayOnline


Murthy教授反问到,当医护开始生病、疑似感染、隔离时,我们将如何替换这些人?如何扩大医护人员能力?


即时疫情不乐观,Murthy教授还是表示看到了令人鼓舞的迹象,这表明了人类精神的力量和韧性。 在纽约,上千名退休医生正在加紧工作,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


全国各地的工厂正在自愿转换其生产设施,以制造口罩、防护服和手套。酿酒厂转向洗手液制造。


“要克服这一大流行病的唯一方法是我们是否团结在一起! 我们必须自问:‘在迫切需要的时刻我们能做什么? ’ ”


声明:中文翻译版权归本人所有,未经本人授权,不得转载本人翻译内容。英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https://www.globalhealthnow.org/2020-03/bandanas-and-scarves-health-workers-improvise-covid-19-fill-hospit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