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清明节了,家家户户已经陆陆续续开始以各种方式扫墓祭奠逝去的家人了。曾经,我对清明扫墓比较无感,一是在我的家乡,除了特殊的日子,女性是不被允许去扫墓的,说是会对家族有不好的影响;二是我始终认为,比起生前的相亲相爱,死后的扫墓祭奠一文不名。直到看了电影《Coco》(《寻梦环游记》)。

Coco已经是一位患有老年痴呆的近百岁老人。她连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的女儿也不记得了,却总是在嘴里念叨“爸爸”。家里没有人能懂得Coco对爸爸的思念,因为没有人对他有任何记忆,只知道他当初为了追逐自己的音乐梦想、抛弃了家庭、抛弃了小Coco。因此,Coco的妈妈不允许家人提起他、提起音乐,甚至一家三口的合照上,他的头也被撕掉了。直到Coco的曾孙米格打破了这一切。

小男孩米格疯狂地爱上了音乐,即使这是家庭的禁忌。他觉得自己就是为音乐而生的,所以就算背叛家庭、他也要追逐自己的音乐梦想。于是,不顾一切的米格、为了一把吉他、在亡灵节、误入了亡灵世界。

在亡灵世界,米格见到了自己故去的家人。虽然年幼的米格并未与有的家人真的见过,但因为家里一直供奉着他们的照片,或许还常讲起他们的故事,所以米格都认得,所以米格不再觉得亡灵世界可怕,相反,他觉得很亲切。原来,离开人间的家人们,只要不被还留在人间的家人遗忘,只要他们的照片还有人供奉,就可以幸福地在亡灵世界团聚、继续过着幸福多彩的生活。原来,被遗忘才会终极死亡,才是真的可怕。


米格要离开亡灵世界、重返人间,需要家人的祝福。但因为家人要附加上不许碰音乐的条件,所以米格想找到那个不被家人提起的曾曾祖父、即曾祖母Coco的父亲,希望他可以支持自己的音乐梦想、并给予自己祝福。

米格在寻找曾曾祖父的过程中,无意中发现了家族的秘密:原来曾曾祖父在家人与梦想之间,最终还是选择了家人。只是他的同伴为了使用、占有他的音乐作品,不愿意让他回归家庭,并害死了他,使得他一直无法与家人团聚。而在米格发现这个秘密后,曾曾祖父的同伴、后来成了万人敬仰的歌神的恶人,为了这个秘密不被拆穿,为了不失去自己的名利地位,竟千方百计阻挠米格重返人间,并毁了其曾曾祖父一直珍藏的、希望被带回人间的自己的照片,妄图让米格的曾曾祖父终极死亡。

于是,一直拒绝家人的米格选择了与家人站在了一起、一起战斗,打败了恶人。在家人无条件的祝福中,米格回到了人间。害怕曾曾祖父终极死亡的米格给Coco弹唱起了那首、曾曾祖父写给唱给小Coco的歌——《Remember Me 》。终于,Coco重拾起了关于爸爸的爱的记忆,把一家三口的照片残缺的一角交给了米格,让家人可以供奉起爸爸的照片。死后的Coco也终于可以在亡灵世界与自己的爸爸妈妈团聚了。

人说人的一生,总会有至少一次对生死的思考。印象中,我的思考应该是在中学时代。但思考过后,依然觉得可怕。而《Coco》第一次让我觉得死亡并不可怕,被遗忘才是真正的死亡,才真正可怕。于是,在今年给奶奶准备清明扫墓的物品时,我拼命地回忆、拼命地和家人说,“奶奶生前爱吃桃酥,我们准备点桃酥吧。”我妈妈迅速回应:“嗯,好。你奶奶还喜欢吃炸丸子、炸鱼,我都做一些。”我还第一次和女儿讲起了清明节,讲起了我的奶奶。我开始担心,随着我的记忆力的减退,如果我再不讲出来,那些爱的记忆就会慢慢消失。虽然我的女儿现在似乎还听不懂,但只要我不停地和她讲,相信她也会有对我的奶奶的爱的记忆吧。中国人的爱总是含蓄的,是不多言辞的,可一代一代的爱的记忆,如果不多讲一些,如果不传承起来,终有一天会被遗忘的。

明天,为表达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决定,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在此期间,全国和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全国停止公共娱乐活动。10时起,全国人民默哀3分钟,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

希望这些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也永远不会被遗忘,一代又一代。

文章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