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夏天,利比里亚的埃博拉疫情爆发,成为大流行病。我们现在可以从埃博拉疫情中学到什么?

在《公共卫生待命》栏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Joshua Sharfstein博士采访利比里亚卫生部副部长Tolbert Nyenswah,分享可用在应对COVID19大流行中的经验。

图源:Global Health Now


2014年,随着埃博拉疫情激增,利比里亚面临着协作挑战、测试缺乏,以及动荡、恐惧的民众。Tolbert Nyenswah被任命领导该国应对埃博拉疫情,帮助组织应对。在他的领导下,“事件管理系统”部署了数千名流行病学家,病例管理者和联系追踪者,提供技术应对控制疫情。

“追踪,追踪,测试,测试,隔离,隔离,这就是您保持领先,并开始使曲线弯曲的方式。”

Nyenswah说,美国对COVID-19的应对需要进行重新组织,重点是测试、追踪、隔离。尽管缺乏街道名称、门牌号码和电话,利比里亚仍能够进行广泛的联系追踪。他们迅速隔离了患病病例,对其100%的联系人进行了隔离和监测,并建立了社区支持,将食品和物资带入隔离家庭。

还需要一个政治之外的应对体系。由公共卫生专家领导的全国范围的协调应对,将有助于消除来自官员的混合信息,并在需要时投入资源。他说:“在应对疫情中,政治领导无可替代,但要支持技术人员来完成工作。”


声明:本文翻译内容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授权。中文翻译版权归本人所有,未经本人授权,不得转载本人翻译内容。英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http://johnshopkinssph.libsyn.com/lessons-from-liberia-what-the-us-can-learn-from-the-2014-ebola-outbre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