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学家John Barry在2004年出版《大流感》一书,他在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杂志《Hopkins Bloomberg Public Health Magazine》的讨论中提供了对冠状病毒流行的观察。

关于研究如何进行:“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 竞争对手之间正在谈论进行协作,试图交换信息,找出解决方案的方法。-他们此前从未合作过。"

“我认为科学将吸引非常有才华,非常聪明的年轻人。几年前,也许他们会去华尔街。”

关于政府的透明度:“人们可以应对现实。 有时现实可能会令人恐惧。但是,面对现实会比用想象力幻想起来容易得多。“

“布什总统通过了数十亿美元的立法,其中大部分投资于疫苗技术、国家储备和大流行计划。我是那个计划过程的一部分。我一直主张讲实话,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透明度被写入联邦计划,并且被写入由该立法资助的每个州的计划。但是您仍然必须要有人来做。”

对社会的影响:COVID-19对社会的长期影响比起1918年要多。“如果我们有一种能100%有效的疫苗,并且很快就会出现,也许是从现在起的两年后,那么生活将会和曾经一样。如果疫苗暂时不能上市,或者像流感疫苗那样-值得接种但存在弱点-那么将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可能永久改变人们的行为。”


声明:中文翻译版权归本人所有,未经本人授权,不得转载本人翻译内容。英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https://magazine.jhsph.edu/2020/historian-john-m-barry-peers-our-pandemic-fu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