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有公共卫生专家发出警告,但全国许多州仍重新开放了对疾病传播风险最大的环境,如酒吧,饭店和体育馆。 在《纽约时报》一篇观点中,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Jennifer Nuzzo博士和Josh Sharfstein博士强调了“那些落后的优先事项”的后果,讨论各州将重点放在为学校在秋季重新开放做准备。作者们称,没有接受亲身教育,对儿童的危害大于风险。

恢复课堂教学至关重要。 教室内外的感染控制可以使其实现。

奥地利、丹麦、德国和挪威重新开放了学校,没有爆发大疫情。这些国家和其他国家采取了各种安全措施,包括缓慢开放、限制班级人数和采取积极的感染控制措施。 以色列经历了学校的爆发,但这只是在放宽班级人数限制之后。

文章指出,重新开放学校的负责任的策略,开始于通过扩大社交距离、戴口罩、强有力的联系人追踪、隔离来控制COVID-19在社区的传播。

重新开放的学校为经济提供支持,因此企业应通过允许员工在家工作,并遵循严格的扩大社交距离,来尽自己的力量减少社区传播。

同时,所有学区都应获得实现若干关键目标所需要的财政支持:

首先要照顾那些会受益最大的人。 尤其是幼儿,可能需要亲自的指导和社交。 有特殊需要的学生需要学校亲自的服务。

增加距离并注意卫生。 对于拥挤的学校,可能需要寻找其他可以扩展的建筑物和空间。欧洲的某些国家/地区正在创建户外教室。

中小学应该建立小组的学生。同一小组的学生将在一起学习、吃午餐并休息。小组中的学生和老师将只能在组内互相交流。

为爆发做规划。如果发现冠状病毒感染,学校应遵循疾控中心的指导,鼓励学校与当地卫生部门协调。

优化在线指导。如果该地区的病例明显增加,则学校可能不得不关闭,直到疫情得到控制。

允许家庭和教职员工选择退出。亲戚年龄较大的家庭,或健康状况不佳的家庭可能担心将孩子送入学校。对于这种情况的学生,应继续提供远程教育。

有创意的交通。学区应考虑为同小组中的儿童提供乘车服务。 学校还可以增加服务的校车数量,并采用交错的开始时间,来一次运送较少的孩子。

文章称,每个步骤现在都需要资源。 国会已经为小型企业提供了数千亿美元的救济,为学校提供的早期资金主要用于吃饭和笔记本电脑上,以进行远程学习。 各州应在国会即将通过的立法之前,向学区提供资金。

国会还应支持对儿童病毒传播的研究,以建立学校的最佳实践,并为实时变化指导,使教师和学生更加安全。

作者们支持,决定是否重开学校不仅是利益与风险的问题,也是优先事项。 COVID-19正在伤害一代儿童。 能否有效地进行反击取决于我们。


声明:本文翻译内容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授权。中文翻译版权归本人所有,未经本人授权,不得转载本人翻译内容。英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https://www.nytimes.com/2020/07/01/opinion/coronavirus-schools.html#click=https://t.co/MzGE9i8yS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