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免疫不会成为COVID-19负担的终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家David Dowdy博士表示,“群体免疫”的含义必须准确。

提问“我们是否达到了群体免疫?” 作为 “已经完成了大流行”的替代,是一个“错误的问题”。Dowdy博士解释,如果将“群体免疫”定义为将病原体的再生数量降低到1以下,以使每个受感染的个体不再感染1个以上的个体,那么“我们十年前就实现了结核病的群体免疫”,然而“每年仍有140万人死于结核病。”

简而言之,“群体免疫不是一个神奇的门槛。” Dowdy博士说,“病例减少并不意味着迅速减少,也不意味着当前的病例数是可以接受的。 与结核病一样,‘达到’群体免疫后,仍有数百万人死于COVID-19。”

其次,有许多因素会导致病原体的再生数量降低到1以下,并且“免疫力仅是一个因素”。其他预防措施有助于控制它,例如COVID-19期间扩大身体距离和戴口罩。即使达到“群体免疫”,取消这些预防措施,仍会导致一定程度的严重后果,包括死亡。

根据Dowdy博士的说法,底线是“我们不应该问'我们何时才能获得针对SARS-CoV-2的群体免疫?’ 而是应该问,'我们如何降低死亡人数,以及 最大限度地减少这种大流行病对社会的不利影响?' ”


声明:本文翻译内容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授权。中文翻译版权归本人所有,未经本人授权,不得转载本人翻译内容。英文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https://us3.campaign-archive.com/?u=0a43ad874dbe00d8f0545cfef&id=be88252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