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国疫情二次爆发,确诊、住院和死亡人数率破记录,各州陆续发布更严格的限制措施。 但国会在第二轮经济刺激法案方面的进展仍停滞不前。


尽管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支持再次向民众发放付款以维持经济,但议员无法就刺激法案的金额等细节达成协议。 因此,在2020年结束之前获得第二轮刺激支票的希望越发渺茫。



国会本周将重返华盛顿,着眼于在12月11日之前通过一项更广泛的支出法案,以防止政府部分关闭。在这一更广泛的支出法案中可能会增加一些救济计划,如果有的话,这些规定可能会延长本应于12月31日到期的计划-包括扩大的失业救济金,暂停房东驱逐和暂停学生贷款付款等。


自夏天以来,议员们很少谈论第二轮刺激法案。在最近共和党提出的经济刺激一揽子建议中,不包括用于直接支付予个人的$1200支票。


总统当选人拜登在今年五月支持众议院通过的3万亿刺激法案,该法案包括向个人发放纾缓支票。但是,唯有民主党在明年1月5日赢得参议院的控制权,否则3万亿的刺激法案恐难通过。


国会曾在三月份批准了2万亿美元的一揽子援助计划,超过1.6亿美国人获得刺激性付款。由于大流行导致数百万人失业,纾缓支票帮助许多家庭摆脱贫困。但对于许多人来说,那1200美元的支票早已花光。现在,随着冠状病毒确诊的激增,由120多位经济学家组成的团体敦促立法者批准另一轮纾缓支票,他们认为这是是“使家庭和经济重回正轨的最快,最公平,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


一些救济计划已经/即将到期,例如针对小型企业的“薪水保护计划”以及每周增加600美元的联邦失业金。如果国会在总支出法案中增加任何刺激措施,可能会优先考虑推迟这些救济计划的截止日期。


根据CARES法案中扩大失业救济金的部分,立法者制定了三个计划来帮助失业的美国人。虽然$600美元的额外付款仅持续了四个月,但其他两个计划将持续到12月26日这一周,也就是今年的最后一个周末。


其中之一是“大流行性失业援助计划”,该计划允许独立承包商,自雇人士和零工获得失业金的资格。该计划还向因大流行而无法工作的人开放,包括因自己家人患病/隔离,孩子的学校关闭等原因无法上班的人士。


另一个计划称为“大流行紧急失业补偿”,向用尽州付款的人提供额外的13周联邦支付福利,通常持续26周。


3月,美国政府自动暂停付款并免除联邦学生贷款的利息。最初,这项救济措施将于9月底到期,但特朗普总统后来通过行政措施将日期推迟到12月31日。


如果特朗普或国会都不采取行动推迟最后期限,那么数百万的学生贷款将在拜登于1月20日就任前几周到期。即使拜登恢复该计划,也可能给借款人造成混乱。


驱逐保护于9月生效,暂时将驱逐迁至今年年底。驱逐保护适用于满足某些收入要求,遭受重大收入损失并已尽最大努力寻找租金援助并支付租金的房客。


由于该命令不会取消或冻结租金,因此,如果驱逐保护到期,则所有租户的滞后租金将在1月1日到期。如果不减免租金或延长保护期限,许多陷入困境的租房者将再次面临驱逐。


国会在3月建立的暂停驱逐令仅对接受联邦政府援助或住在由联邦政府支持的融资租赁房屋中的租户有效,并已在夏天失效。


今年早些时候,立法者为许多生病或正在照顾病人的员工扩大了带薪家庭假的福利。


带薪家庭假仅限于员工少于500人的公司的雇员,为需要照顾停课儿童的父母提供最多两周的带薪病假和额外的10周带薪家庭假。


但是,带薪假的付款是有上限的,且也将在12月31日到期。


信息来源:CNN